列重花儿 人活着就是为了酒吞

花色,禁止转载,可私用,借梗请注明出处并私信
种田博☞花菜农

【楚路】无名


文/花色

       路明非是很喜欢秋天的。

       他才读初中那会儿,尤其喜欢在初秋雨夜里蜷缩着腿,听着击打在窗外塑料雨棚上的雨点的声音。啪嗒啪嗒,啪嗒啪嗒。

        滚圆的水滴从数千米高空中的云层里掉落下来,又经过数千米的距离落在他房间的窗口,在被雨棚拦截后优雅的湛成水花,随即破烂的随着排水孔跌入楼下花坛的泥土里。
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大概也是喜欢的。但他总是很沉静,只会拿着书,靠在窗边缓缓的读。路明非也很喜欢他的看书样子,就靠着沙发的椅背微微侧头看着他,也不说话,脚边卧着一只灰色的大猫。

       南方的秋季将至未至,暑气倒是消得不少,直压天际的厚重乌云使得气压降低,雷龙时不时从云层中翻滚而过,振聋发聩的低吼着。老式民居的采光不好,暗沉沉的天色让路明非有些头脑昏涨,恍惚产生了些已然年老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 脚边的老猫撑了撑筋骨,体态优雅的跳上路明非膝头,又蹭了蹭路明非抚摸它头顶的手,挑了个舒服的位置,直直窝在了路明非腿上,重重的呵欠了一下。路明非不知怎的,也跟着不轻不重的抽了一声,不远处的楚子航抬头来看他。

      “累了?”

       路明非窝在沙发里向下滑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 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   楚子航合上书,随手放在书架上,转身便看见路明非抱着猫,定定的看着他,霎时心尖一动,伸手摩挲了一下路明非柔软的发顶。

        “要休息吗?”楚子航侧身坐在旁边,将有些软绵绵的路明非揽进怀里,金色眸子的灰色大猫识趣儿的从青年的膝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 路明非没骨头似得倚着楚子航,拉长了鼻音轻哼了一下,趁楚子航的脸靠近他,抬头吻了一下青年光洁的下巴。

      秋季磅礴的第一场雨落下来了。两人都能敏锐的感觉到因降雨而有些混乱的元素流,加剧了这恶劣天气带给人的沉闷感。雨点冲刷着窗外的雨棚,鼓点般密集的声响隔着玻璃,朦朦胧胧的没能听清,只有略带急促的喘息直直透进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 风和雨肆虐着,路明非有些昏聩,像要睡着了,又被人从风雨里拉扯出来。

      窗外骤然亮起了白光,他看着楚子航在光亮中明暗的脸,忽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雷声乍响。



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想写
另外,亲吻下巴是性暗示
8.28

评论
热度(72)

© 列重花儿 人活着就是为了酒吞 | Powered by LOFTER